那两年李嘉诚做了什么事,才牢牢坐稳他的首富位置?

08-16 22:50 首页 投资家

1997年到2003年,深受亚洲金融风暴影响的香港经济一片低迷,房价累计下跌将近70%,股市一度几近崩盘,但作为香港最大地产商之一的李嘉诚却在此间异军突起,一举奠定其华人首富地位。与此同时,他的小儿子李泽楷也创造了华人商业史上的破天荒纪录,令那一时期的李家登峰造极。 这一切都源自两笔世纪大交易,而这两笔交易都是发生在1999至2000年信息产业升级换代的惊涛骇浪中,并且都是从欧洲人手中斩获了胜利果实。


作者|毕亚军

来源|华商韬略(ID:hstl8888)


投资家网

www.investorscn.com


01


1997年以前,香港首富并不是李嘉诚。


在1995、1996、1997年的《福布斯》富豪榜上,连续三年位居华人首富、亚洲首富的都是香港的另一位地产巨擘——恒基兆业主席李兆基。


而且,在1996和1997年,李兆基都高居全球富豪榜的第4位,这也是至今为止华人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的最高名次。



但伴随1997年开始的房价持续下跌,李兆基的财富大幅缩水了,而同样作为地产天王的李嘉诚却不断超车,超车的动力则来自他早年就布局的科技产业。


1999年,李嘉诚更是创下一笔交易获利超过1500亿港币的惊人记录,进而一举将香港首富、华人首富、亚洲首富稳稳坐实。


这是他一生中赢得最大的一场仗。


02


1993年,李嘉诚面临一个抉择。


他旗下的“和记黄埔”与英国宇航合作推出第二代无线电话(CT2)服务“Rabbit”,进入到第四个年头,依然前途茫茫,而新一代无线通信已经蓬勃发展。


是继续把“Rabbit”撑下去,还是全力发展新一代,还是干脆关门,不再冒险做这门不像传统行业那样得心应手的生意?


李嘉诚的最终决定是:关掉已因技术落后无力回天的“Rabbit”,大举进入新一代通信业务,即加大投资力度,培育后来大名鼎鼎的Orange(“橙”),并将安排自己最仰仗的爱将霍建宁及其团队亲自负责,誓要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借助新一代通信业务的蓬勃,不几年,霍建宁就将Orange做成了英国第三大移动电话运营商。1994年,Orange的用户才300万,到1999年时,这一数字已增至3500万。



1996年,以Orange为核心的Orange plc还同时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和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并成为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成份股公司,且是表现最好的个股。


这里补充一句,李嘉诚一生中在全球资本市场上市的公司,以及他染指过的公司,实在是没有个三天两夜翻都翻不清,而且大都是在欧美市场。


这是他跟其他华商企业家最大的一个不同,而这或许得益于他刚刚出道不久,就开始研究华尔街的财务报表并且买卖股票。


但在Orange风光一片大好之时,一贯重视风险管控,提早洞悉危机的李嘉诚,却在风和日丽下思考起了如果暴风雨来临,将如何应对?


李嘉诚后来曾在一次演讲中回顾他当时的忧虑:


“我看到三个现象∶1、话音服务越来越普及,增长速度虽然很快,但行业竞争太大,使到边际利润可能减低;2、数据传送服务的比重越来越大,增长速度的百分率比话音要高很多;3、在科技通讯股热潮的推动下,流动通讯公司的市场价值已达到颠峰。”


还有一个巨大的压力是,Orange plc虽然已是英国的第三大,但也几乎只能是第三大,激烈的竞争已让公司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而且竞争还在越来越激烈。


欧洲的前两大电讯巨头英国沃达丰(Vodafone)和德国曼内斯曼(Mannesmann)都已把英国市场作为必争之地,正为争夺龙头地位打得不可开交。


而所谓老大和老二干架,最后把小三干死的案例,在古往今来的商战中,也都是屡见不鲜的事。不容乐观,甚至危机已现的局面中,李嘉诚寻找和创造着赢的转机。


一场载入史册的经典商战也因此诞生。


03


Orange plc有作为第三的不足,也有作为第三的独特价值——沃达丰与曼内斯曼,谁能买下Orange plc,谁就可以成为真正的老大。



如能激发两家竞买Orange plc,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价钱合适,就可以交易,这也是李嘉诚一贯的商业原则。


沿袭老板的这个思路,霍建宁把一场老大和老二干架可能干死老三的对战,成功扭转到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新局面。


Orange plc计划出售的口风刚刚吹出去,沃达丰与曼内斯曼就争着抢着上了门。几个月的艰难谈判与周旋之后,事情有了答案。


1999年10月21日,李嘉诚在香港兴高采烈地宣布:


“和黄”与曼内斯曼经过一周的谈判,最后达成协议:“和黄”已决定出售其持有的Orange plc总计49.01%的股权给曼内斯曼,交易总代价包括:相当于港币264亿的现金、相当于港币214亿的由曼内斯曼发行的三年期欧元浮息票据,以及曼内斯曼10.2%的股份。


当初,“和黄”组建与投资Orange的投入不过百亿级的规模,而且还通过上市收回了相当的本金。这意味着,这一笔交易,“和黄”便获得了超过千亿港币的净利润。


消息传出,全球资本市场都炸锅了。


最终,经过是年的财务核算,“和黄”从这一笔交易中获得了1180亿的净利润,这也创造了香港开埠以来企业的最大盈利纪录。


而这还不是赢家的全部战绩。


就在曼内斯曼收购Orange plc不到半年,2000年2月,在家门口丢了Orange的沃达丰咽不下这口气,直接把曼内斯曼给合并了,并以1850亿美元的交易金额写下世纪并购大案。


作为曼内斯曼重要股东的“和黄”接受了这个交易,并最终换取了合并后的新公司5%的股权,进而再次获得500亿净利润。



只用5年左右的时间,就将一项原本陷入困局而且规模不大的业务,变成了溢利高达1680亿港币的大买卖。


经此大战,李嘉诚在香港商界的地位便再也无人可以撼动。


04


父亲的史前荣耀还在沸腾,那边一个更大的交易就已在酝酿。


1999年,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已在此领域拿到筹码的李泽楷,决定把握机遇。



靠着一纸“数码港”规划成功游说香港政府按照他的规划行事并获得了大片土地,而且还找来父亲最欣赏的经理人之一袁天凡出任其事业旗舰——盈科亚洲拓展的副主席,为大干一场厉兵秣马。


被誉为李嘉诚军师的袁天凡,曾是港交所史上最年轻的总裁,也协助李嘉诚完成了多桩大买卖。加入李泽楷阵营后,他迅速展开了拳脚:


1999年3月,盈科的“数码港”获得香港政府批准。5月,袁天凡即协助李泽楷收购一家空壳上市公司——得信佳,然后将“数码港”注入该公司并更名为“盈动数码”,成功实现了借壳上市。


借助互联网的疯狂涨势,“盈动数码”被热烈追捧,市值很快从百亿级升到超过2000亿港币,甚至直追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成为香港市值前10大。


李泽楷也因此成了亚洲互联网神话缔造者和新世纪财富英雄,而且神话还在持续升温——市场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产业的情绪持续发酵并越演越烈。


然而,置身神话中央的李泽楷和袁天凡,看着公司股价猛涨,内心却是越来越不安。他们非常清楚,要将盈动数码的蓝图变成现实,不但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充满不确定因素,一旦市场回归理性,互联网不再狂热,他们的实值绝对撑不起市值。


他们从内心认定:互联网热会很快降温,神话和泡沫很快就会破灭。


如何抢在潮水退去之前,利用巨大的市值优势和互联网蓝图吸引力,把盈动数码做成有实实在在的资产和业务的公司?


成了袁天凡与李泽楷日思夜想,只争朝夕的头等大事。


也是头疼的事。


055


一筹莫展之际,一个消息传来——


2000年1月24日,英国大东电报局和新加坡电信同时宣布,双方将就香港电讯与新加坡电信的合并进行洽商,但具体方案尚未达成协议。



拥有百年历史的香港电讯是香港电讯市场的领导者,1999财年,其总营收超过320亿港元,净利润高达115.07亿港元,既有充足的现金流,还没有长期负债。


但在市场普遍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电讯的背景下,这样一个每年百亿净利润的百年企业,其市值竟然还不如近乎空壳的盈动数码。


持有香港电讯54%股权的英国大东电报局也是互联网的看多者,希望快速跑向互联网,一番合计,他们决定把传统的香港电讯卖给正在加大海外电讯投资的新加坡电信。


李泽楷和袁天凡马上意识到这是个天赐良机:如果把香港电讯装入盈动数码,做实盈动数码的愿望将一举而成。


但要实现这个目标,太不容易。


袁天凡预估,这至少是一个价值350亿美元的交易,但盈动数码除了市值,可以说是两手空空。如何找那么多钱来收购香港电讯?是个天大的问题。


即使找到钱,也还面临两个大问题:


一是如何让大东电报局放弃早有预谋合作的新加坡电信。由李光耀的小儿子李显扬执掌的新加坡电信,当时正拼命开拓国际市场,要从他们那里虎口夺食,不容易。


一是必须争分夺秒抓紧时间,在互联网依然高烧时就把事情搞定。袁李二人心里都非常清楚,一旦互联网高烧褪去,盈动数码就会成为烫手山芋。


几百亿美元的找钱,击败一个国家的骨干企业,还要争分夺秒地抢时间。这些挑战个个令人望而生畏,但李泽楷和袁天凡依然决定干,而且要干成。


06


盈动数码的狙击方案还在密谋中,新加坡电信就把事情又往前推进了一步。2000年1月26日,两家公司宣布,已就合作交易拿出了初步性的模式与方案。


袁天凡和李泽楷马上竞争起来,担心自己的方案还没出,香港电讯就已有了新主人。


等不及具体方案出台,他们就杀出了地平线:及时把盈动数码也对香港电讯的风吹给了大东电报局,以此打乱对方的进程,为自己赢得时间。


与此同时,袁天凡还亲自上火线,和香港电讯管理层沟通、谈判,希望对方选择盈动数码,而不是站在新加坡电信一边。



“我告诉他们,新加坡电信和你们一样面临向新经济转型的问题,两家传统企业合在一起,一定是先从节流而不是开源方面整合业务。如果新加坡电信成为你们的老板,必然会裁员和压缩业务成本,触及你们的利益。”


同时他还承诺:“盈动数码已经占据新经济的高点,自己也不会经营电讯业务,如果我们收购你们,不会在业务和人事上有什么变化,大家的利益可以最大保障。”


在他的攻势下,香港电讯管理层动摇了,天平开始向盈动数码倾斜。


2月11日,新加坡电信和大东电报局的谈判还在进行,盈动数码公开向新加坡电信宣战了,表示自己也有意提出收购香港电讯的献议,而且正在制定具体方案。


07


搞定香港电讯的同时,盈动数码赶出了完成收购的两套方案。一是纯用股票,即用盈动数码暴涨的股票去收购香港电讯;二是用股票加现金。


虽然做了两套方案,但李、袁二人内心非常清楚,交易要成,只会是第二而不是第一方案,因为大东电报局出卖香港电讯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套现。


明知只有第二方案有用,依然认真地做了第一方案,李、袁的算盘是:要用第一方案增加大东电报局对第二方案的好感,更重要的是:


要迷惑新加坡电信,使其轻敌。


“我相信,新加坡电信最终也会是股票加现金。因此,我想用这个第一方案让他们低估我们付出的现金规模,不要把现金给得那么高。我认定,给大东更多现金,将是击败新加坡电信的关键。”


袁天凡曾在接受华商韬略专访时回忆说。


递出方案之后,袁天凡他们开始以秒计时了。在整个收购中,袁天凡最担心的就是时间不够。他说,即使没有新加坡电信,要完成这个交易,也必须以快制胜。


因为,他们绝对没有能力,也不会愿意给300多亿美元的现金去收购香港电讯。


“只有大东电报局肯收我们的股票,再加上一些现金,我们才能完成这个交易,这个交易也才有价值。而大东一定只会在继续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同时还对盈动数码的股票价格持续看好的情况下,才会愿意接受盈动数码的股票。”


袁天凡心里清楚,这种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的时机,以及盈动股票持续走高的时间,一定是稍纵即逝。


因此,那些天,他做梦都在担心市场突然从互联网高烧中清醒过来。


即便互联网依然高烧,要让大东电报局接收盈动数码的股票,进展依然比想象的难得多。


“和大东财务顾问谈判时,对方第一句就问,你可以出多少钱?我回给他的第一句则是,你可以接受多少股票?”袁天凡回忆:“他的第二句是,我们一股盈动数码都不会要的;而我也直接告诉他,我绝对不会完全出现金来收购。”


然后,大家呆在那边差不多半个小时,没有话可以再往下说……



袁天凡心里紧张得要死,但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做足了准备功夫,就只能看幸运之神是否眷顾了。”他解释道。


一阵对峙与冷战后,大东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可以考虑接受股票。这个天大的困难解决了,袁天凡大舒一口气。


但一个更大的困难也摆到面前了。


除了股票,没有什么资产可抵押的盈动数码,需要拿多少现金,又到哪里找到那么多的现金呢?


08


袁天凡估计,盈动数码至少要拿上千亿港币,才能比新加坡电信给得更高并满足大东套现的欲望,但盈动数码是没有钱的。


只有一条路,找银行借。


如何让银行将上千亿港币借给没有钱,也没有资产的盈动数码?袁天凡用尽了心思。最终,他从一条香港法令看到希望。


“我们收购香港电讯是用香港公司法的一个法令。按此法令,如果我们的收购能赢得香港电讯在大东电报局之外75%其余股东的赞成,我们就可以收购整个香港电讯公司,要是我们达不到这个赞成率,我们的收购也就作废。”


袁天凡说,这意味着,一旦盈动数码收购香港电讯,拥有的将是整个香港电讯。从这条法令出发,他找到了撬动银行的筹码。


“如果我们不能拥有整个香港电讯,收购就不会发生,也就不会用银行的钱,而银行还可以收些手续费用,赚这样的钱,他们会高兴;如果我们收购成功,我们则会用从银行借来的钱买下整个香港电讯。这样,我就可以告诉银行,你不要看我盈动数码值多少钱,而要看香港电讯值多少钱。因为是我收购成功之后,香港电讯就是我的,将来还钱的对象也可以是香港电讯。”


袁天凡相信,只要银行明白这点,就一定可以放款,因为香港电讯有充足的现金流,几千亿资产,而且没有长期负债,是值得放款的对象。


不出所料,这个工作比让大东电报局接受他们的股票来得容易。因为有香港电讯的支撑,以及李嘉诚老爷子的招牌在那里,银行愉快而迅速地接受了袁天凡的建议。



最终,以汇丰为首的银团们认为香港电讯可以负担130亿美元的债务,因而轻松地同意了为盈动数码提供130亿美元的银团贷款,条件是,贷款仅限于用来收购香港电讯。


从谈判到获得130亿美元贷款,整个过程,袁天凡只用了4天时间。


09


银行贷款130亿美元给自己,但袁天凡却不想将它全部给大东电报局。“因为我们还想留点钱继续发展,但我也知道不能给得少,否则就会失去对新加坡电信的竞争力。”一番权衡后,他们决定尽最大诚意,给大东120亿美元现金。


做出决定后,袁天凡告诉大东,“我的现金就是120亿美元,剩下的只能给股票,多余的钱,我一分都没有了。你们接受,这个生意就成了。不然,到此为止了。”


随即,争夺进入了白热化。


被截胡的新加坡电信发起了反击。2月26日,新加坡电信发布公告,拟起诉财务顾问汇丰银行,原因是,汇丰在服务他们的同时,又脚踏两只船帮李泽楷竞买香港电讯。此外,新加坡电信还提出了5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收购新方案,并且发表声明说,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将入股新加坡电信,全力支持其合并香港电讯的计划,以动摇大东电报局已经偏向盈动数码的心。


市场为李泽楷和袁天凡捏了一把汗。


但袁天凡看到新加坡电信的新方案后,却已有了稳操胜券的轻松感,同时也庆幸当初,给出了超过百亿美金现金的收购方案。他相信,同新加坡电信的50亿美元现金比起来,能够让大东马上拿到120亿美金真金白银的盈动数码,最终会赢。


3天后,这个亚洲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战终告尘埃落定。


香港时间2月29日凌晨3:30,盈动数码接到大东电报局的通知:这个生意,我们做了。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新加坡电信随即宣布退场。


从11号公开宣战到29号解决战斗,不过18天。


18天,一个近乎空壳的公司,凭借互联网高烧的泡沫,鲸吞了一家百年历史,每年百亿净利润,净资产数千亿的大企业。



10


鲸吞香港电讯之后,盈动数码更名为电讯盈科,并一度创造了超过5800亿港币的市值,李泽楷也风光至极,甚至被认为将超越父亲李嘉诚。


自己一个交易赢利超过1500亿港币,儿子一举创造了亚洲史上最大的并购案,那一时期的李嘉诚,可谓是登峰造极。


而最让人感概的是,父亲也好,儿子也好,他们都是从欧洲人,严格地说是从英国人手里斩获了这胜利果实。这对香港人来说,可谓是具有非凡的意义。


只不过,最终的事实证明,出来混,有些东西的确是需要还。


香港电讯的收购完成不久,袁天凡他们此前担心的事情扑面而来了。疯狂至极的互联网泡沫终于走到尽头,无数互联网公司的股价开始断崖式的往下掉。


曾经最辉煌的电讯盈科最终落了个最惨的下场,不到两年的时间,其市值便从5800亿跌到200多亿。纵然有香港电讯的业务支撑,公司的运营也因为百亿美元的负债而举步维艰,后期更不断依靠出售资产才得以保命生存。


李泽楷当年辉煌无比的战绩,也成为其个人最不堪回首的往事,虽然从投资收益和交易上来说,他依然是大赢家。


这样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案例,也给人们留下诸多的教训和启示。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袁天凡始终认为,这桩被世人称为“世纪大交易”的大并购,应该被称为“世纪大奇案”才更合适。因为,“这(收购香港电讯)并不是一个可以预谋的计划,更像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事实上,李嘉诚之前出售Orange plc,情况也差不多一样。


李嘉诚始终强调,“对于我来说,一场最漂亮的仗,其实是一场事前清楚计算得失的仗”。但他自己,以及他的儿子,赢得最大的仗,却是如此充满变数和机运。


这也真是令人唏嘘。


作为香港电讯收购案的最大操盘手,袁天凡曾经总结,市场难得出现这种集体极端不理性的时候,而集体不理性的时候,往往就是理性的人大发横财的机会,机会则来自于那些不理性的人。



“我们是用香港电讯作抵押去买了香港电讯,这个生意,我想不出为什么有人会这样做。”袁天凡感慨,这种机会恐怕是百年、两百年难得一遇,而且,“只有在绝对乐观和绝对悲观同时发生的时候,你才可以有这样的机会。”


袁天凡认为,做交易最重要的是拥有敏锐的观察力和价值判断力。“机会在于买的人和卖的人对相同事情的看法不一样。好像半杯茶,有人看到半满,有人看到半空。怎样在半满和半空间把买卖做成并且获利,是一个交易者应该有的本领。”


最近国内沸沸扬扬的并购案,似乎也闪现着对同一件事,悲观和乐观同时发生的影子。


首页 - 投资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