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发生关系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摘要: ??????点击有惊喜!!!!

09-04 22:14 首页 十秒爆笑

我努力地呼吸,尽量控制着颤抖的手,好让自己能看清手机屏幕中的文字。

 

  这是我女朋友的手机,相恋七年,我第一次偷看她手机。

 

  手机上的信息,与另一个男人的对话,充斥着我爱你、我想你……

 

  方菲劈腿了!如晴天霹雳般,轰在我的头顶。

 

  那一刻,我脑海一片空白,仿佛有一把刀狠狠刺入心脏,令我剧痛到难以呼吸。

 

“沈涛!你怎么了?”

 

  方菲手拿浴巾,一丝不挂站在浴室门口,惊愕地望着我手中的手机。

 

  苍白却仍然美丽的面孔,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

 

  不由自主地,我脑海中浮现出她和别的男人耳鬓厮磨的画面,她一丝不挂躺在别人怀中娇颤的情景!

 

“沈涛,你……”

 

“他是谁?”我打断她,胸口的刺痛使我的声音急剧颤抖。

 

  方菲意识到,我已经看了那些短信,瞬间,她两腿一软,抱着浴巾蹲在地上,把头埋在浴巾里。

 

  她没有辩解,让我彻底绝望了!

 

  我颓然坐在沙发上,“你和他,多久了?”

 

“半年了。”方菲的声音有些哽咽,但在我听来,却是如此刺耳。

 

“草!我带了半年的绿帽!”我失笑,狠狠扯着自己的头发。

 

“他比我帅还是比我有钱?”

 

  方菲的哽咽突然停止,抬起头,红着眼看我。

 

“他比你更懂得关心我。”

 

  这句话像一记棒槌,狠狠砸在我胸口,让我说不出话。

 

  我知道,我和她彻底完了!

 

  除了自以为是的那点帅之外,我没有钱,什么都没有!甚至比不上别人对她的关心。

 

  可是,难道她不知道,我拼命工作,加班、出差……所有的奋斗,全是为了能给她更好的生活!

 

  我张嘴,想和她争辩这点,但喉咙里却是一片干涩,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半年了!她的心已经给了别人,足有半年了!如今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哑然间,方菲诉说着我如何不关心她,句句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的心,让我无言以对。最后,我只能夺门而去,找朋友喝得烂醉,当晚睡在朋友家的沙发上。

 

  第二天醒来,看到手机上一条短信,寥寥几个字:“对不起,我走了。”

 

  我仓皇地冲回我们租住的房子,她已不在,从此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我开始沉沦,用酒精和香烟麻痹自己,业绩一落千丈,很快就从一名业务经理,沦落为仓库的物流,成了一名搬运工。

 

  我不恨方菲,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爱情,只能说,我没能给她她想要的。

 

  过了一年浑浑噩噩的生活,喝光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后,某一天,我毅然辞职,和朋友借了几千块钱,踏上列车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滨海市!

 

  我选择放弃,选择开始新的生活!

 

  到了滨海,我住进一间老旧的群租房,两房一厅,共放置了六架上下铺,十二个满怀梦想的年轻人挤在不足七十平米的空间内。

 

  晚上,我没有去喝酒,而是选择夜跑,运动可以让我忘却伤痛,清爽的夜风让我冷静下来,心情舒泰,好像回到了几年前积极向上的自己。

 

  滨海是一座国际大都会,美女如云,我夜跑的这条路段虽然偏僻,但不缺乏夜跑的美女。

 

  没多久,我就被前面一个也在夜跑的美女给吸引住了。

 

  雪白长腿,热裤,裹着浑圆的臀部;紧身背心,衬托着盈盈可握的细腰,挂着两条吊带的纤柔香肩上,淌着诱人的汗珠。

 

  我是个功能正常的男人,需要爱,需要女人!但,我一年多都没有碰过女人!眼前这个身材好到极致的女人,让我感到燥热。

 

  既然来到滨海重新生活,就该彻底忘却方菲,忘却那段感情,重新找一个女朋友吧。

 

  寻觅不如偶遇,看着眼前这个美女,我不禁起了些心思。

 

  于是,我不紧不慢地跟在美女背后,寻找搭讪的良机。

 

  突然,美女停住脚步,转身,冷冷地看着我。

 

  我吓一跳,也急忙停住,尴尬地望着她。

 

  她漂亮得难以形容,二十四五岁左右,素颜无妆,白皙的皮肤光洁如玉,一双眼睛很大,却又很冷,加上她身上的高贵气质,使她看起来就像不可侵犯的圣女一样。

 

“你想干什么?”美女冷冷地问。

 

  我有些心虚,“呃……我只是在跑步,没想干什么!”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跟着我吗?你要是敢骚扰我,我马上报警!”

 

  被她看穿了,我尴尬地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而那美女,则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我。

 

  不就是搭讪一个女人吗,难道对方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想到这,我坦然一笑,抬头直视她冷傲的双眼,“好吧!我是跟着你没错,但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而已。”

 

  美女一愣,显然没料到我会这么坦白。

 

  就在这时,路边的花丛中忽然冲出一道褴褛的身影,扑向了那个美女。

 

“啊!”美女吓得尖叫。

 

  我瞬间愣住了,只见一个流浪汉像饿狼一样抱住美女,把她拖向旁边的花丛。

 

  短暂的愣神后,我下意识冲上去,挥手狠狠一拳砸在流浪汉的脸上,趁他踉跄摔出去的瞬间,顺势拽住美女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抱。

 

  刚才的高冷不见了,美女脸上,只有惊恐无助,瞪着大眼睛呆呆望着我。那双眼睛,真的很漂亮。

 

  我抱着她,心里突然没有了邪念,只有一个念头,保护她!

 

  突然,美女脸色变得涨红,用力地挣扎起来。

 

  我这才发现,我的手,正按在她的胸口,很大,很有弹性!

 

“你……混蛋!”

 

  美女对我叱喝一声。那张绝美的脸庞上染上了片片绯红,娇艳欲滴,像是要化掉了一般。

 

  我心里苦笑,刚想解释,但那流浪汉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怪叫着朝我冲了过来。

 

  我急忙放开怀中的女子,迎上了流浪汉。厮打中,眼角的余光看到,那美女拼命地跑,转眼就消失在了路口。

 

  很快,几个夜跑的人围过来,把我和流浪汉拉开,紧接着警察就到了。

 

  任凭我如何辩解,警察还是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因为除了我之外,没人看到美女被流浪汉袭击,美女也早已消失了。

 

  精神失常的流浪汉袭击路人的事件并不罕见,但事发地处于监控盲区,警察同志告诉我,他们会找到那个美女,让她到派出所给我作证。

 

  否则,我将会被扣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免不了拘留和赔偿。

 

  我自认倒霉,在派出所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等着,到了深夜时分,办公室窗外有一阵引擎声接近,我下意识看向窗外,只见两辆汽车正停靠在外面,一辆路虎,一辆奔驰。

 

  奔驰上下来一个中年人,和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孩。

 

  虽然她戴着口罩,但我还是认出了,她就是被我救下的那个美女,那双眼睛很美!

 

  路虎上下来一个英俊挺拔的青年,紧接着又一个美女也从路虎上钻出。

 

我看清那美女的面孔的时候,我的心突然剧烈地绞痛起来,方菲!她是方菲!

 

  没想到,一年后的今天,我竟然会在这再遇到方菲!

 

  她比以前更漂亮了,浑身名牌,不论气质还是脸蛋身材,绝不输于电视上的女明星。

 

  她下车后便挽着那名英俊青年的手,来到美女身边,三人低声交谈着。

 

  片刻后,美女在那名中年人的陪伴下,走进了派出所。而方菲和那个男人,则留在了外面。

 

  我本想上去和她打个招呼,问她一声过得好不好,但想想还是算了。

 

  曾经,她对我说过,多想穿上那些漂亮的名牌衣服,多想挎着LV的包包,多想坐拥豪车!

 

  如今,她都有了!还有了个富二代男友!

 

  呵呵,什么关心不够,只不过一场敷衍而已,当初所坚信的爱情,怎么看都像是一场笑话。

 

“去他吗的爱情!”我忍不住一拳砸在沙发上。

 

“喂喂喂!干什么?”一位民警出现在门口,不满地瞪着我。

 

“不好意思,我的爱情被人卖了,所以有点点激动。”我连忙解释。

 

“哬!爱情还能卖钱?”民警一乐,“要不,你帮我卖掉我的?给你点分红。”

 

“呵呵,说笑的。”我忍不住笑了,这民警还挺幽默,不过我的心情也跟着舒服了许多。

 

“出来吧,那美女来帮你作证了。”

 

“好的。”

 

  跟着他来到派出所的报案室,就看到那个美女坐在椅子上,对着警察诉说今晚发生的事情。

 

  有口罩的遮挡,看不到她那张漂亮脸蛋,但那双大眼睛清澈得像宝石,像是童话世界里充满魔力的眼睛。

 

  没多久,美女说完后,警察转身指着我,“是他吗?”

 

  美女抬头看了我一眼,答道“是他”,又冲着我感激地点头:“谢谢。”

 

  和刚遇到她时那股高冷截然不同,她此刻的声音很甜,很温柔,看来没打算追究我刚才跟着她,还侵犯她胸部的事。

 

  我大度地微笑,“没事。”

 

“在这签个字,就可以走了。”警察将面前的纸推向美女,又转头对我摆手:“你也可以走了。”

 

“谢谢警察同志。”我说着,却没有迈步。

 

  这时出去,肯定会碰上方菲。我不想和她见面,或许是自己那点可笑的自尊吧。

 

  很快,美女签完字,走到我前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真的很谢谢你!当时我的语气有点重,我向你道歉,不过话说回来,你要是不跟着我的话,我也就不会误解你……”

 

  呵呵,这女人还挺强势,道谢和道歉之后,还不忘找回理由,让自己不处于下风。

 

  我哑然失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什么,反正都过去了,以后夜跑还是要多注意点,你这样的大美女,很容易引起别人犯罪的。”

 

  说这话时,我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往美女胸前看去。

 

  虽然自己进了派出所,但也摸了一把她的胸脯,好像并不亏。

 

  想到这儿,我下意识的摇头笑了笑,心中不由暗骂自己越来越没出息,越来越堕落了。

 

  美女见我看着她胸口直笑,以为我在想什么坏事,顿时给了我一记白眼,啐一声:“流氓!”

 

  我耸耸肩,无所谓地笑着,做个快乐的流氓,有何不好?

 

  美女见我不反驳,不禁撇撇嘴,又从手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我,道:“不管怎样,今晚是你救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这些……就当是报答你吧。”

 

  不用猜,肯定是钱,看厚度足有几万块,这对我来说不是小数目。

 

  但我毫不犹豫地把信封推回去,笑笑,失望地摇摇头:“还以为你会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呢!算了吧,不要给我钱,钱不是万能的,买不来爱情。”

 

  美女错愕。

 

  她身后那个中年人,眉头也不由地皱了起来。

 

  显然不是因为我不要钱,而是因为我后面那句话。

 

  片刻,美女眼中突然露出笑意,原本的尴尬全无,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那高傲和若有若无的强大气场又回到了她身上。

 

“你那么想追我?”

 

  我坦然,“你长那么漂亮,傻子才不想。”

 

“那你觉得,我会因为你救过我,而对你以身相许吗?”

 

  美女的眼睛直勾勾望着我,那其中有股说不清是自信,是高傲,还是别的什么,看得我竟然有些心虚。

 

“呵呵,我倒是想啊,但你会以身相许才怪!”

 

  我接着又说,“这样吧,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当是报答我吧。”

 

“什么问题?”

 

“外面那一男一女,是什么人?”

 

“那是我表哥和他女朋友。”

 

“哦。”我若无其事,心里却突然一阵剧烈的绞痛。

 

“这么说,你是个富二代?”

 

“呵呵,你觉得怎样才算是一个富二代?”

 

  美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语气中好像对富二代这个词很不感冒。

 

  我懒得和她纠结这个,摆摆手,说:“好吧!我问完了,你可以走了,拜拜。”

 

  美女没有离开,而是疑惑地看着我,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雷锋。”

 

  我随口回答。

 

“噗……”美女忍不住笑了,“真没看出来,你这人还挺有趣的。”

 

  我心情不是很好,因为方菲的关系,也懒得再和这美女开玩笑,便随口说了句“你没看出来的事情还多着呢”。

 

  美女看出了我的不耐烦,微微耸肩,不再开玩笑,然后客套的问我住在哪里,她可以送我回去。

 

“不用,你走吧。”我摇头。

 

  我不想和方菲见面,也不想面对那富二代,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暴打他一顿!

 

  美女有些惊讶,笑着说:“你不是想追我吗?我送你回去都不要?”

 

  我还是摇头,“我今晚没什么心情谈恋爱,改天有缘再见的话,再追你吧。”

 

“哈哈!”美女笑了,“好吧,有缘再见面的话,我可以把手机号码给你,让你追我。”

 

“好啊。”我笑了笑,只当她开玩笑而已。

 

  美女也露出一个让我迷醉的笑容,然后便转向民警询问那个流浪汉的情况。

 

  得知流浪汉是个精神病患者之后,美女竟把那几万块钱交给民警,让他们寻找流浪汉的家属,再把流浪汉送到精神病院,这些钱就当是他的治疗费,希望能治好他的精神病,让他重新做人。

 

  我很惊讶,没想到这个高冷的美女,这么善良有爱心,非但没有追究流浪汉,还以德报怨,出钱帮他治病!

 

  惊讶之际,美女转身对我招手,说了声“拜拜”,然后就往外走去。

 

  那个跟在她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人,临走时递给我一张名片,说:“以后有事就打这个电话,你救了我家小姐,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帮你,就当是报答。”

 

  中年人态度平和,出于礼貌,我接过了名片,名片上很干净,没有任何花式头衔,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码而已。

 

  从眼前这个中年人对美女的称呼来看,他显然是个管家之类的人物,而且,拥有名片的管家,可见这美女的家世,极其不简单。

 

  其实,我不想收下这张名片,因为我知道,我和那个美女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即使无意中救了她一次,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中年人一直微笑地看着我,为了避免尴尬,我还是将那名片放进了口袋,中年人这才转身离开。

 

  直到豪车的引擎声远去,我才离开派出所,打了个车回到住处。

 

这一夜,我彻夜没睡。

 

  我从没想过,再次遇到方菲后,自己还会如此心痛。

 

  我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逃离,逃向没有方菲的城市。

 

  不过很快,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我不要再逃避,只有坦然地面对,坦然地放下,才能走出伤痛,才能开始我的新生活。

 

  或许,开始一段新恋情,是最好的选择。

 

  第二天,我开始找工作,给一家很好的平台投了简历,应聘老本行销售业务,等待电话通知面试。

 

  等了两天,没等到通知面试的电话。第三天我坐不住了,出门直奔之前投简历的那家公司。

 

  做过三年业务的我知道,很多事情不能等待机会,而是要主动出击,寻找机会。

 

  而且,这家公司是我一直向往的平台,国内鼎鼎大名的宇飞科技,主营IT硬件产品。

 

  当我见到宇飞人事部的人之后,才得知,宇飞这期的销售已经招满了。我的简历并没有被选中,所以,无缘面试。

 

  鉴于我的主动和真诚,对方告诉我,大概两三个月之后,宇飞会有新品上市,还会再招一批销售。到时候,他会向营销总监极力推荐我,他觉得像我这种做事主动的人,业务能力绝不低。

 

  如果我愿意,可以留在宇飞先做一名物料员,他可以马上帮我办理入职手续。

 

  得知物料员其实就是搬运工之后,我犹豫了。

 

  宇飞是一个大集团的独资子公司,其背后的环宇集团可是长期位列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可谓是后盾雄厚,是许多人向往的平台,我也不例外。

 

  要不,先委屈当一次搬运工,两三个月后再调去做业务。

 

  想到这,我便向人事部的人递交人事资料,他欣然地帮我办理了入职手续,我又成了一名光荣的搬运工。

 

  当天入职,先是熟悉公司的规章流程等。

 

  我特意向同事打听了一下营销部的事,惊讶地发现,宇飞的营销总监,竟然是个年仅二十五岁的漂亮女人。

 

  据说,这个叫夏云的美女,哈佛大学毕业立即回国进入宇飞,从一名普通的策划做起,只用两年时间就坐上了营销总监的位置,很不简单,是个才貌双全的美女!

 

  我对这个美女总监,充满了兴趣,很想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也很期待在一个美女总监手下工作。

 

  第二天,我正式上班。搬运工要比别人提前半个小时上班,要赶在别人上班之前,把各个办公室缺乏的用品补全。

 

  我穿着扎眼的天蓝色制服,挂着耳机,推着手推车,把矿泉水纸巾耗材等东西补到茶水间各个办公室。

 

  不久,来到了营销总监的办公室,这是传说中的夏云大美女的办公室,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芳香。

 

  这里并非是财务部门,我可以进出这间办公室,而且这办公室的洗手间的洗手液用完了,我要去补上。

 

  刚进入洗手间,耳机中传来了物料科长的声音,这厮在布置临时任务,我捂起另一个耳朵静静听着。

 

  没多久,科长的话说完了,我拿起洗手液空瓶转身走出洗手间。

 

  刚踏出门口,突然发现有一道人影挡在身前,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美女呆呆地站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一套职业套裙,身上,却穿半镂空的内衣内裤。

 

  玉脂般的雪白皮肤,丰硕的胸部,勉强挤在黑色丝边文胸里,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修长白皙的美腿,夹着半镂空的三角小内!

 

  这身材,完美到极致啊!

 

  那张漂亮的脸蛋,惊恐呆滞的大眼睛,如此熟悉!竟是那晚夜跑,我救下的那个美女!

 

“呃……”我直勾勾望着她诱人的身体,吞了一下口水,喉咙里不禁发出一道低吟。又不禁想起,那晚,我的手还按在了那丰盈的胸部上。

 

“你!!!”

 

  美女急忙用手上的套裙遮住身体,俏脸通红,眼中的怒火勃然升起。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在我办公室?”

 

  我一个激灵回过神,依依不舍地移开目光,“抱歉抱歉!我第一天上班……”

 

“为什么要躲在洗手间?”美女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这……”我指了指手上的洗手液空瓶,“这不是给你换洗手液来了吗?”

 

  美女哑然,套裙遮不住的胸口仍起伏不定。

 

“滚!!!”

 

“是!”我点头,立马推着手推车往外走去。

 

“等等!”美女突然叫住我。

 

  我惊喜地转过身,又在她半遮半掩的身体上狠狠看了几眼。

 

“你是不是跟踪我?”美女的声音突然变得极为冰冷。

 

  我错愕,“我什么时候跟踪你了?”

 

  美女冷笑一声,那股高傲的气势又回到了她的身上,眼中露出一丝厌恶:“那天晚上,你说有缘见面的话,你要追我!我也答应了。

 

“你故意跟踪我,进入宇飞工作,为的就是追求我,我猜的对不对?

 

“还有,公司很多人都知道,我习惯穿便装到公司再换工作服,你故意躲在我办公室的洗手间,想趁机窥视我!”

 

  听到她这番话,我愕然,被这才貌双全的大美女的逻辑能力给镇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呆呆地望着她。

 

  美女见我神情呆滞,还以为自己猜对了,又冷笑:“追我的人多了,其中也不乏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是像你这种无耻的臭流氓,我还是第一次见。

 

“别以为你救过我,我就会对你这个臭流氓以身相许,我甚至怀疑,那个流浪汉是不是你花钱雇的?”

 

  听到这,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这女的怎么回事?当她是福尔摩斯了?我在她眼中,就是这么不堪?

 

  我确实粗俗,思想确实流氓,但我从不下流,更不下作!

 

  想到这,我火气忍不住也上来了,昂起头直视她的双眼,说:“大姐,没搞清楚之前,请不要血口喷人。”

 

“你叫谁大姐?”美女怒眼一瞪。

 

  我没理会她,只继续说:“你确实很漂亮,确实勾起了我的饥渴,简单地说,我确实很想睡你!

 

“但,我沈涛做人光明磊落,从不干那些下三滥的事情,我宁可去找小姐,也不会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来把你睡了!”

 

  听到我赤条条的话,美女的脸色蹭地又变得通红,甩手就想把手中的衣服砸过来,瞬间又意识到自己才穿了三点式,急忙把衣服收回去重新挡在身前。

 

  我趁机狠狠刮了几眼她的身体,又继续说:“那天晚上遇到你纯属偶然,跟着你是因为你身材太好,想找机会搭讪!

 

“但,来到宇飞绝不是跟踪你而来的!我刚来到滨海,前几天就给宇飞投了简历,你可以去人事部查档案。”

 

“看到没有?”我扯了扯身上的蓝色制服,“宇飞后勤部物料科,物料员!光荣的搬运工!”

 

  说完,我没有理她,拉开办公室的门,推着手推车昂然往外走去。

 

  出到门外,我突然想到什么,又转头狠狠刮了几眼她妙曼的身体。

 

“说实话,你的身材真的很好!手感一级棒。”

 

  看到那张俏脸气得通红之后,我便推着手推车大步离开。

 

  解气,真他吗解气!

 

  我才知道,那晚我救的那个美女,就是两年时间从策划爬到营销总监的才貌双全的大美女,夏云。

 

  世界就是这么小,那晚遇到她使我看到了方菲,如今,又与她同一个公司,成了她下属的下属。

 

  同事口中的夏云很高冷也很神秘,很多人在追她,但不论是集团高管的公子、公司企划副总监,或是其他人,没一个能把她追到手,甚至大部分人都讨不到一丝好脸色。

 

  而且,宇飞的另外几个高管对她都十分客气,就连掌管人事大权的公司太子爷也对她礼让三分。

 

  种种信息表明,我惹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绝没有好果子吃。

 

  而且,前几天在派出所,她和我约定了,有缘见面的话,我就会追她。

 

  当然,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但她不一定当做是玩笑。我在她面前展露过色相,她知道我垂涎她的身体。

 

  就算她知道误会了我,没有把我当成流氓,但,一个貌美如花的才女,还很可能是个豪门小姐,又怎会和我这种搬运工有太多纠葛?

 

  哪怕我救过她,她最多会用金钱或其他利益来回报而已。

 

  所以,我猜测她会把我踢出宇飞,最好是从此消失在她视线内,免得我用约定,或救命之恩来纠缠她。

 

  不过,我并没有太过担心,大不了再重新找工作。

 

  当天,一切风平浪静,好像夏云没有为难我的打算。

 

  下班后,我给父母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这两年没少让他们操心。

 

  夜里,除了梦见方菲之外,还算睡得安稳。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梦见了夏云,梦见我在她办公室轻薄她,而她像只小绵羊,只会娇羞地红着脸,不断骂我流氓。

 

  第二天上午,我正在忙工作,科长突然告诉我,营销总监让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我有些意外,夏云没有直接开除我,而是叫我去她办公室,难道还想羞辱我一番?

 

  推开门,走进夏云的办公室,一眼就看到翘着两条雪白大长腿坐在沙发上的夏云。

 

  看我进来,夏云脸上毫无表情,一指她对面的沙发,说:“把门关上,坐这里。”

 

  我反手把门关上,来到她对面坐下,目光下意识地从她晃眼的胸部,一路扫到套裙下两条雪白的长腿。只可惜,她的两条大腿夹得很紧。

 

  夏云察觉到我肆无忌惮的目光,俏脸唰地通红,急忙把套裙往下拉了拉,一双美目狠狠瞪了我一眼。

 

“流氓!”

 

  我不禁笑了,很坦然地笑,目光回到她通红的俏脸上。

 

“夏总想报复的话,直接把我开除就行了。叫我来,如果是想羞辱我的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脸皮很厚!”

 

“呸!不要脸。”夏云狠狠啐了一口。

 

“呵呵,我在夏总的心目中就是个下三滥,我又何必装作正人君子?”

 

  听到这话,夏云的脸色有些尴尬,放低语气说道:“昨天,确实是我不对,我不该胡乱猜测,但你也不该等我换衣服的时候才从洗手间出来。”

 

  我有些惊讶,她竟然不报复?相反还对我道歉?这女人除了漂亮和胸大之外,气度也这么高?

 

  看来,她已经去人事部查过了,确定我是前几天就投了简历,并非是跟踪她而来到宇飞。

 

“我今天叫你来,只是想问你一些事。”夏云接着说。

 

“什么事?”

 

  夏云正了正色,问道:“你大老远跑来滨海,就是为了做一个搬运工?”

 

  为什么当搬运工?还不是这批的销售招满了嘛。看来,人事部没有把我屈居搬运工的目的告诉她。

 

  我也懒得告诉她,只故作洒脱地说道:“搬运工有什么不好?搬搬东西就有钱拿,不劳心不伤神。”

 

“哼!”夏云突然不屑地哼一声,“没志气!”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夏总您这是看不起搬运工吧?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立志做个搬运行业的状元,不行么?”

 

  听到我的话,夏云脸上的不屑更浓了,讽刺地说道:

 

“我看过你的简历,三年业务经验,两年区域经理,没想到竟沦落到一个最底层的搬运工。”

 

“你以前就是这样流里流气的,整天调.戏公司的女孩,被原来的公司开除,然后才跑到滨海来的吧?

 

“像你这种人,简直无可救药!也只能做个搬运工混日子吧。”

 

  听到她这番讽刺的话,我十分不爽,不禁皱起眉头说:

 

“夏总您这话什么意思?想要报复我就直接开除我,别拿这些讽刺我!我喜欢搬运工怎么了?照你这么说,公司的搬运工和保洁员,都是无药可救的废人咯?”

 

“我既不是报复,也不是讽刺,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夏云把两手环着她高耸的胸前,鄙视地看着我。

 

  听到这话,又看到她那不屑的姿态,我彻底恼火了,滕地站起来。

 

“我说夏云,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说翻脸就翻脸,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你……”夏云俏脸一红,同样站起身,瞪着怒眼娇叱:“你才来大姨妈!”

 

“你见过会来大姨妈的男人吗?”

 

  夏云一窒,片刻后脸上的怒容逐渐消失,换上了一副高傲的神态,冷冷地说道:“如果不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才懒得和你说那么多?”

 

“那你现在报恩吧。”我也冷冷地看着她,从漂亮的脸蛋,看到晃眼的胸部,再到雪白的大长腿,继续说:“以身相许吧。”

 

“呵呵,沈涛,你以为我会对一个搬运工以身相许?你想太多了。”夏云嗤笑一声。

 

“哦?”我饶有兴致地勾起嘴角,“这么说,只要我不是搬运工,你就会对我以身相许?”

 

  夏云又把手环抱在胸前,挑衅地说:“那要看你配不配,我夏云的男人,不需要位高权重,但必须是有理想有抱负,积极向上的男人,你看看自己,你觉得你是吗?”

 

  听到这话,我不禁一愣,她这是在暗示我?想让我有理想有抱负,然后对我以身相许?

 

  不由地,我想起昨天早上,看到她穿着三点式的极品身材,要是能把高高在上的夏云大美女压在身下,那该有多爽啊?

 

  于是,我心荡漾了!

 

“夏总!其实,搬运工只是临时的而已,等公司新品上的时候,我会竞聘销售的。”我很没志气地说道。

 

“哦?”夏云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公司的销售都要经过我的面试,你觉得,我会让你进入销售部吗?”

 

“那就请夏总对我进行面试吧,我一定改正流里流气的坏习惯,从此不再轻薄夏总!”

 

“嗤!”夏云忍不住一笑,摇摇头,走到她办公桌前,拿起一个文件夹“啪”地扔在桌面上。

 

“沈涛,这是你主动提出的。”夏云指着那文件夹,“从今天起,你暂时到销售部上班吧,当然这只是暂时,这里有个单子,你如果能把这单子拿下来的话,才算是销售部的正式员工,而且,我会为今天的言行向你道歉。”

 

“但,如果你拿不下这个单子的话,抱歉,请你离开宇飞。”

 

  瞬间我懵逼了!到现在,傻子都知道,她是挖了个坑,就等我跳进去啊。

 

  之前的鄙夷,全都是装的,后面的以身相许,更是个大坑啊。

 

  她还是要报复我,还是不想被我纠缠,不想再见到我,但又不想做坏人,这才挖坑等我跳。

 

  不用想,那个单子肯定难度极大,她认定我根本拿不下来的单子。

 

  果然,夏云说完那番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意。

 

  真的被她给耍了!

 

  我又想气又想笑,忍不住走到她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上,上身前压,逼近夏云的脸蛋,定定看着她。我倒要看看,这女人是什么做的,竟然敢耍我。

 

  夏云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很快又恢复镇定,毫不畏惧地直视着我。

 

  凑近之后,近距离看清夏云的脸蛋之后,我愣住了,她竟然没有化妆,那精雕玉琢的脸蛋上没有一丝粉底,白皙光滑,宛如刚剥鸡蛋那般,而且还透露着淡淡的香气。

 

  不由地,我又荡漾了,陷入了失神。

 

“看够没有?”夏云突然冷冰冰地说。

 

“没,还想看一辈子。”我下意识回道。

 

“你……”夏云的脸唰地通红。

 

  我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嘿嘿,夏总,这个单子我接下了,但是,我要加一条赌约。”

 

我的目光往下移,看向她的身体,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笑容:“如果我拿下了那个单子,你就要做我的女朋友,从此以后不能用上司的身份来压我,只能用身体压我。”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劲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首页 - 十秒爆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