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各自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摘要: 丹尼尔西格尔在《全脑教养法》里说的:复述故事、整合孩子头脑,帮助他们直面痛苦的方法非常有效。

08-28 18:46 首页 三五锄订阅号


只有我们知道,曾经相互依赖的时光,是怎么写进了彼此的人生。

在驳杂的育儿及心理学流派之中,我最爱的,是一个老头:温尼科特。


他是英国著名的客体关系心理学家,以研究母婴关系及环境对儿童成长的影响著称。他有很多非常棒的发现,比如“足够好的妈妈”这个说法。


温尼科特用极其开放的态度,想要帮助妈妈们卸下养育孩子的焦虑:相信自己当妈妈的直觉,妈妈天生知道怎么对自己的小宝宝好。



他用“抱持”一词,来描述生命最初时期里,母亲或其他养育者对小宝宝的身体和心理的支撑。而妈妈对宝宝的全神贯注就是一种支撑他的方式。“足够好的妈妈”其实是一个最普通的妈妈,一个平凡的妈妈。她们知道如何对小宝宝好,也会有自己的缺点和不足,而正是这样直觉的爱和因为不足带来的恰到好处的挫折,形成了每一个宝宝成长之中很好的经验。


足够好的妈妈,懂得不断改变去适应宝宝的需要,最重要的是,懂得为了宝宝能够创造自己的世界,她需要“不在场”。



对于所有妈妈而言,上幼儿园这件事,简直是焦虑的巅峰时刻。


焦虑的缘由不仅是,小小幼儿第一次迈入广大的世界,他会走的好吗?还是因为,妈妈们需要从这里开始认真学习“不在场”,并首先学习面对自己的焦虑。



今天推荐的第一本书《妈妈去上班》,便是一本主诉入园焦虑的绘本。


但整本书没有一个人在焦虑。


说完再见之后,妈妈和孩子各自开始了自己的一天。这本书用9对母子在互相看不见的一天之内的经历,安抚了孩子,也安抚了妈妈。


做建筑系学生的妈妈,在图书馆认真学习,而她的孩子在幼儿园用积木搭建了一座城市;做咖啡馆服务员的妈妈,在餐厅中忙碌地服务客人,她的孩子在幼儿园玩着做蛋糕和饼干的游戏;做护士的妈妈,在医院里照顾着病患,她的孩子在幼儿园照顾好所有的布娃娃……



每个妈妈在自己的工作场域内,完成自己的任务,而每个孩子在幼儿园的游戏里,无意识地向妈妈的职业致敬。因此,这是一本超越了表述入园焦虑的书,而说着更深广的话题:妈妈和孩子的相互依恋和相互影响的关系,是如何会影响孩子的未来。


温尼科特表示,在婴儿最初的体验之中,一个全神贯注于他的妈妈,能够强化他自己心中的好妈妈印象,在他逐渐长大过程里,这些好妈妈的印象,能够帮助他处理分离焦虑,学习如何在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生活。而曾经那些恰到好处的挫折,也可以帮助他有力量抵御那一波一波的焦虑,而不至于像最初的小婴儿那样,随时面临世界崩塌的恐惧。



这本没有人焦虑的入园焦虑主题绘本,用宁静温馨的画面,安抚每一个面临分离考验的妈妈和宝宝,所以特别推荐。


因为最终,我们的孩子,毕竟会长成一个独立的人,他稳稳的站立在我们身边,只有我们知道,曾经相互依赖的时光,是怎么写进了彼此的人生。



除了“足够好的妈妈”,温尼科特还有一个最重大的发现,是对孩子成长过程之中,介于幻想和现实之间的“过渡空间”的发现。


对人类心理空间而言,有外部现实和内部现实两个部分,外部现实是人际关系的场所,而内部现实则是指我们的心理世界。在温尼科特表示,在这两个空间之间,有必要假设有第三个空间的存在。在这个空间里,梦幻和现实互相交替、重叠并相互丰富,孩子利用周遭的一切现实客体来为他自己服务,这是孩子们学习从以快乐为原则的本能冲动向现实原则过渡的空间,是现实和想象之间的缓冲区域。


比如,今天我们推荐的第二本书《头顶上有鹦鹉的女孩》和《威利和一朵云》。



《头顶上有鹦鹉的女孩》描述一个失去了好朋友的小女孩的故事。在故事里,她头顶上的鹦鹉,和对整理箱里巨大的狼的恐惧,都是过渡空间之中,她正在努力地处理着面临丧失之后的愤怒与悲伤的情绪。



而心情极度低落的威利,总觉得有一朵乌云跟着他(《威利和一朵云》),带着乌云的压抑,他度过了极其不开心的一天,直到最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发泄出情绪,那乌云也化作雨点,冲刷掉了所有的不开心。



过渡空间是孩子们心理成长的必经之地,而保护孩子的过渡空间,是帮助孩子能够学习更现实的最好办法。


毕竟,对现实的接受,是一件很困难,并始终未完成的任务啊。

(勇读者评书师\文)



精装三本《妈妈去上班》《威利和一朵云》《头顶上有鹦鹉的女孩》


适读年龄:3岁~6岁男女通读






点击阅读阅读原文购买



首页 - 三五锄订阅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