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个男孩儿,成为一个女孩儿

摘要: “真诚地跟孩子探讨,有关性与性别的事情5岁的小姑娘薇薇,一直想要一个弟弟,她在跟妈妈商量无果之后,转而骚扰爸

08-28 18:46 首页 三五锄订阅号

真诚地跟孩子探讨,有关性与性别的事情


5岁的小姑娘薇薇,一直想要一个弟弟,她在跟妈妈商量无果之后,转而骚扰爸爸。因为性别意识的萌生,妈妈给她读了诸如《小威向前冲》等性启蒙绘本,她懵懂地了解到了一个孩子到底从何处来,于是给爸爸下了最后通牒:“爸爸,你今天无论如何得把你的蝌蚪交出来!我今天就想要个弟弟!”


感谢儿童的发现,以及丰富的绘本,让我们不再伫立于一个谈性色变的时代,也让我们面对孩子的疑问时,不用顾左右而言他,而是可以打开书本,真诚地跟孩子探讨,有关性与性别的事情。

性教育,实际上是更为广阔的工作。



认识自己有别于异性的生理构造,了解生殖方面的知识,只是性教育之中很小的一部分内容。在性教育的早期,我们已经相信,对性抱有坦率与诚实的态度本身,就是对孩子未来发展做出的积极性引导。


但广义的性教育,其实有更艰巨的任务:我们需要教孩子实现自己的性别角色,并对自己的性别角色拥有满足感,了解自己性别角色承担的任务,在这些基础之上,能够与父母拥有亲密有力的情感链接,在未来,孩子也能够拥有自己的质量较高的爱情生活。



当然,不要被这个艰巨的任务吓倒了,其实性教育渗透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为孩子挑选玩具,到对孩子的期望与要求,乃至父母在整个家庭之中的角色与关系,甚至孩子能够接触到间接经验的任何地方,都无时无刻不在对孩子输入有关性别意识的信息。


性别(gender)这个词,从心理学的范畴而言,一般意义上是指代一个人作为男性或女性的社会和文化身份。

而性别的社会化从婴儿刚出生就开始了,我们在为新生儿挑选衣服与房间装饰的时候,我们在对待不同性别的婴儿、以及对他/她的期望之中,就已经体现出这些属于我们社会文化层面的,对性别的认知。



性别的差异也不仅仅是不同的生物遗传,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社会文化都期待男性和女性有不同的行为方式,也赋予男性和女性不同的性别角色,为了回应这种要求,孩子们必须知道自己是男孩还是女孩,并将这一概念整合到自我概念之中。


当然,在女性主义观念的影响下,惯常的对性别的刻板印象已经开始有所松动,在男性与女性之间,有了更宽容的空间。女性主义可能并不是要求女性要像男性一样,而是在尊重性别生理与心理差异的基础上,达成两个性别的解放,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放弃一些曾经对两个性别的界限森严的要求,而是提供更宽容的环境,让男性与女性都达成更为自由的发展。



这一点也有心理学理论的支撑,当不再对一个性别进行传统刻板的要求,也许可以带来个体的更好的发展。


而这一切的基础,还是要回到童年,回到孩子开始认识自己的性别的时候,他对于自己的性别的认知与认同,以及对异性的了解。



在两岁半到三岁之间,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能够正确地说出自己是男孩还是女孩,而要直到5岁以后,他们才会认识到性别是个不可改变的事实。


等到小学以后,我们会发现,男孩女孩开始形成了间隔,并且在大多数时候,他们一般会觉得跟异性同伴相处没有那么愉快,对待异性也不会像对待同性那样友善,因此,帮助他们了解两个性别之间的差异,非常必要。


今天推荐的两本绘本,就是处于这个层面的很好的读物。



站在自诩为成年人的今天,我们是否真的了解自己的性别角色,是否对自己的身份满意,是否真的能够不带偏见的与异性相处,是否真能够达成超越性别的自由?


所以这两本书,也同时推荐给爸爸妈妈,如果可以由这两本书引发更为深入和真诚的探讨,比如,女孩是不是一定是这样?或男孩是不是一定是那样?将是更好的事。

(勇读者评书师\文)



精装两本《我讨厌男孩儿!其实也不是……》《 我讨厌女孩儿!其实也不是…… 》

适读年龄:3岁——8岁男女通读

附导读:


性别教育让我们的孩子有更强健的心理

心理咨询师《爱在左,管教在右》作者

金韵蓉


一位在媒体界工作的年轻妈妈有次在餐会中告诉我,她宝贝女儿的第一次“婚礼”就遭遇了新郎的逃婚!缘由是有一天上幼儿园中班的女儿下课回来后告诉她,明天要和班上的某个男生结婚,请妈妈务必帮她准备好爱莎公主的纱裙和皇冠。第二天下课后她去幼儿园接女儿,女儿蹦蹦跳跳地迎向她,完全没提今天结婚的事儿,她好奇地问:今天结婚了吗?女儿毫不在意地说:没呢!他今天发烧了没来!

呵呵!这就是弗洛伊德人格发展理论中的性蕾期(Phallic Stage)阶段的孩子—开始对异性感兴趣,也对性别角色的不同充满了好奇心,他们的注意力短暂,但却像一个渴望新知的海绵,能够吸收、内化任何生活中的新奇经验,并将其建构成为自己的知识体系和信仰体系。因此,这个阶段是父母师长给予孩子性别教育的黄金时期,也是帮助孩子奠定日后健康的两性关系的关键期。

在我的心理治疗专业生涯中,曾经奉派给高中心理辅导老师做专业培训。这项工作除了要巡回南台湾20多所高中给辅导老师做培训之外,还要帮助这些老师辅导那些他们较难处理的棘手个案。我清楚地记得,那些遭受了情绪挫折困扰的青少年们,除了要对抗逃也逃不掉的巨大升学压力之外,很多时候还要面对没能好好处理体内突然冒出来的动情荷尔蒙所带来的困扰。他们的挫败感往往是源于对爱情的一知半解,以及因性别的不同导致的情感表达方式和行为模式的差异,所以在各种各样的情绪中受到了冲击和伤害。

因此,为了减少青少年时期情感伤害的发生,许多社会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都一致认为,越早对孩子进行正确的性别教育(以及性教育),就能越好地为孩子准备好健康的性别认识和处理两性关系的能力。

除了避免伤害之外,早期性别教育还有另一个更积极的意义,那就是让孩子发展出一个更有利于长大后的性别角色模式—双性化(Androgyny)的人格特质。

社会性别(Gender)和生理性别(Sex)是两个相对应的概念,社会性别主要是指两性在社会文化建构下所形成的性别特征、差异和行为方式。也就是说,每个人出生时虽然就有男女之分,但是他们长大后的性别意识和拥有的性别观念却不是与生俱来的。

1964年,美国社会学家艾丽斯·S.罗西(Alice S. Rossi)提出了一个在当时看来极具争议但也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性别教育观念—双性化教育。她认为个体同时具有传统的男性特征(如坚定的、善于分析的、理性的、独立的)和女性特征(如有爱心的、有同情心的、温和的、善解人意的),才是最合适的性别角色模式,而大量随之而来的社会学研究也证实了双性化是最为理想的性别模式,因为同时集合了两性的优势,才能让一个人的自我评价较高、适应能力较好、抑郁焦虑水平较低、心理健康水平较高,而且在成长的过程中比较受同辈团体的欢迎。(注:双性化和中性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双性化同时拥有高而优良的男性特质和女性特质;中性化则在社会心理学上被称为未分化,亦即男性特质和女性特质都不明显。)

那么,家长和老师们怎么才能做好对孩子的早期性别教育呢?我想,共读绘本和故事书是最好,也最容易的方法,而比较起来,绘本又要比故事书来得更好一些,因为对还没有发展出文字阅读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的幼儿来说,绘本的丰富色彩、大量图画,以及拟人化的表述方式,更能抓住他们短暂的注意力,让试图传递的知识被理解和吸收,并且得到共鸣。

就拿《我讨厌男孩儿,其实也不是……》和《我讨厌女孩儿,其实也不是……》这两本性别教育启蒙绘本来说,它们用轻松的语言和图画,先取得和孩子之间的共鸣,帮助他们表达心里的想法,认识男孩儿和女孩儿之间本质上的不同和各自的优缺点,最后在达到对异性的理解和接纳后,建构出正确的性别角色认识和认同。

另外,我也想向爸妈们建议几点阅读它们的方法。

共读。和孩子一起展开绘本共读,而不是读给孩子听。在共读的过程中,用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地指着正在读的文字或图画,这样不仅可以培养孩子阅读的专注力,提高其阅读的能力,同时也能保持孩子对内容的兴趣。

让共读绘本成为亲子沟通的管道,而不仅仅只是睡前的活动。例如,当我们读到男孩儿总是脏兮兮的时候,可以问宝宝:你们班上有脏兮兮的男生吗?为什么你不喜欢脏兮兮的男生呢?如果男生拿这些小虫子吓你,你要怎么办呢?读到女生爱哭时,你可以问:你觉得女生为什么总是喜欢哭哇?如果你想哭的时候,你怎么办呢?这些问句除了可以帮助我们知道孩子在幼儿园和学校的生活内容,也能帮助我们了解孩子对自己的看法,并知道孩子正在经历哪些情绪。

不要急着翻页,要耐心回答孩子对每一页内容的每一个问题,因为每一个问题的背后都是能建构知识的好奇心和困惑,也是我们引导孩子拥有健康知识和疏解错误情绪的好机会。

请爸爸也参与共读。妈妈能提供女性的视角,爸爸则能提供男性的解读,甚至,爸爸妈妈的辩论都能成为好玩的语言逻辑活动和家庭游戏。此外,爸爸妈妈成长过程中亲身经验的分享,能给孩子更有趣、更客观、更全面的知识。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首页 - 三五锄订阅号 的更多文章: